兆舜科技(廣東)有限公司 全體人員歡迎您!743b63ce329220c285b8d24ff55e9d13

大客戶接待:199   2815   4569

口号:共創:中國夢、兆舜夢、英雄夢

Baidu
客服熱線:0769-88416888

如果「疫苗」不能保護我們,也許知識可以

發表時間:2018-8-1  來源:兆舜杜安松  作者:du  浏覽次數:57110  
字體大小: 【小】 【中】 【大】

前言

疫苗造假問題最近炒的火熱,一篇名為《疫苗之王》的文章在朋友圈刷屏,掀起了全民的輿論。「疫苗」究竟安不安全?「疫苗」還該不該打?今天就跟大家科普一下。

流感病毒的命名

想要搞清楚疫苗的問題就得先聊聊病毒了。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,曾經爆發過一次世界性的大流感,當時一共殺死了五千萬人,相當于當時全球人口的百分之三,什麼概念,比一戰二戰所有戰死的士兵加起來都多,它就是傳說中的西班牙大流感。

再說近的,就在前幾年,流行過一種叫H1N1 的感冒,俗稱甲流,學校因為它還停過好幾天的課。後來還有H5N1H2N3 等等,每一個都是大新聞。

幾這幾年聽得太多了,都懵逼了,那到底是什麼意思?流感病毒可以分成甲乙丙三種,其中,甲型病毒是最危險的,因為它最容易變異。在甲型病毒裡邊,又分很多種亞型,你可以理解成同一個人穿着不一樣的衣服。一條甲流病毒裡邊,有個基因片段,(HANAPB2PB1PANPMNS),其中,HA NA 就是用來區别這些亞型的特征。H,是血凝素hemagglutinin 的縮寫,N,是神經氨酸酶neuraminidase 的縮寫,不同種類的組合在一起,就是我們今天說的,幾的病毒。

說起來也挺諷刺的,你說我們人類科技發展到今天,上可九天攬月,下可五洋捉鼈,結果一條小小的病毒,就可能把人類全部抹殺,有點外強中幹的意思。這有點像電腦程序,多少程序員費挺大勁寫了一操作系統,一旦感染了病毒,就有可能整個崩潰。那在現實生活中,我們應該怎麼去對抗病毒呢,首先,咱們得了解病毒的特性。

生物病毒的可怕之處

病毒這東西,它存在的唯一使命或者說目标就是倆字:繁殖,無原則,無腦,不計後果的繁殖。無論是計算機病毒,還是生物病毒,都一樣。很多計算機病毒是通過不斷複制,占用系統資源,最後癱瘓整個系統,生物病毒也一樣,它感染人體後,在正常的細胞内不斷自我複制,占用人體内正常器官的生存資源,最後使人體無法正常工作,導緻器官衰竭死亡。你看很多好萊塢電影,老有幾個瘋子,想要毀滅人類拯救地球,所謂理論出發點都是覺得人類在無原則的繁殖,侵占了地球上的資源,使得地球進入癱瘓了,就是把人類本身當做了病毒。

但是,跟計算機病毒比起來,生物病毒有一個更可怕的地方,它很難被消滅。因為它自帶大招:變異。什麼意思呢?人類還沒研發出對付它的藥,它早就變異好幾輪了。舉個栗子,感冒幾乎是世界上最常見的病,每年都流行好幾波。但是,幾乎導緻每一波感冒流行的病毒,都是不一樣的。所以,給大家分享一個很重要的點,世界上沒有任何一種藥,能夠殺掉你體内的感冒病毒。感冒藥的作用,僅僅是幫助你緩解感冒期間的難受症狀,最終殺掉病毒的,其實是你自己的免疫系統。

為毛病毒能變異的這麼快呢?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,就是它結構簡單,人類的基因信息片段,大約有30 億對,我們吃的玉米,有20 億對,而病毒,平均隻有一萬對。可以說是大自然設計中的極簡主義了。它的變異手段很多,比如,基因重組。兩種不同的病毒,如果同時看上你了,就可以在你身體裡配對,産生一種全新的病毒,而且還能具備全新的能力。舉個栗子,鳥流感本來不能傳染給人,但是,它可以傳染給豬;人流感不能傳染給鳥,但是,它也可以傳染給豬,這兩種流感病毒,在一個月黑風高的上午,在一隻豬身上相遇了,倆人一合計,重組了一下,變成了一種新病毒,這種病毒就厲害了,青出于藍而勝于藍,既可以傳染給鳥,也可以傳染給人,而且還獲得了極高的緻命性。這不是笑話,這其實就是科學家對于今天人類感染禽流感的猜想之一。

除此之外,就算沒有給它們創造重組機會的豬,病毒也會在自我複制的過程中發生突變。人在繁衍後代的時候,基因複制可能會出現差錯,而且這種差錯可以遺傳給後代,這就是基因突變,當然這種突變并不一定是壞事兒。有個芬蘭小夥,他是一個非常優秀的滑雪運動員,一共拿過七塊冬奧會獎牌。但是有一次體檢的時候,醫生發現,他的紅細胞數量比正常人高出百分之二十,懷疑這貨是不是吃藥了,因為正好有一種叫做EPO 的藥,吃了以後可以促進紅細胞生長,提高血液中的含氧量,結果一查啊,還真不是這麼回事兒,他的紅細胞異常,其實是因為基因突變導緻的,血液内的紅細胞就是比别人多,不光是他,人家整個家族五十多個人都這樣,天生的運動員,他侄子和侄女還是中長跑的世界冠軍,這就叫天賦異禀,你上哪兒說理去。

人這種幾十年才複制一代的動物,基因突變都能變出這麼多錯兒來,何況是病毒呢,病毒是已知的生物體裡邊,突變率最高的,對于它們來說,基因突變就像盒子裡的巧克力,你永遠不知道下一次突變會帶來什麼。咱前邊提到的西班牙大流感,其實剛開始也就是個普通小感冒,症狀也就是普通的頭疼咳嗽,得病的人幾天就好了。結果,過了四五個月,它變了,這回可不那麼溫柔了,得病的人開始劇烈咳嗽、發燒,甚至有的七竅流血,很快就死了。有的人前一秒還站在馬路旁邊跟你問路,下一秒就突然開始猛烈咳嗽,然後倒地就死了。所以為什麼每一次發現新型流感,各國衛生組織就那麼緊張呢,又是呼籲停課又是關閉活禽市場的,好像是沒事找事,其實就是怕它們變臉啊。所以你能理解為啥我這麼緊張。

人類對抗病毒的三個手段

我們剛才說了,病毒為了繁殖什麼都幹得出來,又是重組又是突變的,那我們怎麼對付它呢,三個辦法,跟殺毒軟件對付計算機病毒的方法差不多:第一,隔離病原體;第二,以毒攻毒,研究疫苗;第三,裝電腦管家,在整個人類社會範圍内建立比較完善的流行病預防機制。咱們分别來說一下。

隔離

先說隔離。在計算機上,有一些殺毒軟件帶有隔離沙箱功能,你可以在沙箱裡運行帶有病毒的軟件,整個系統不會受到傷害。

在人類社會中也一樣。早在漢朝時期,中國人就發現,如果把得了傳染病的人隔離起來,可以防止疾病擴散。到了14 世紀,歐洲黑死病爆發,雖然導緻黑死病的微生物是細菌,而不是病毒,但也殺死了全歐洲幾乎一半的人,歐洲人開始夠多災多難的了,什麼病他們都能攤上。當時,意大利威尼斯政府為了控制疫情,宣布了一項規定:所有從外地來的船,在靠岸之前,都必須停泊四十天,所有人不準上岸,看上邊有沒有人生病,這就是現代西方免疫隔離制度的起源。現在英語裡隔離這個詞quarantine,就是從拉丁語的四十變來的。

之所以要觀察這麼長時間,是因為,緻病的微生物是有潛伏期的,尤其是病毒。有些病毒的潛伏期特别長,比如狂犬病毒,最長可以在人體内潛伏19 年再發作,但是一旦發作,病死率就幾乎高達百分之百,所以大家如果被狗咬了,一定要去打狂犬疫苗,千萬不要有任何僥幸心理。隔離雖然能控制疫情發展,但它是一個非常被動的手段,沒啥技術含量。要說人類真正開始對病毒進行反攻,那還得是疫苗。

疫苗

說到疫苗,不得不說,我們編導發現了一個非常奇怪的公衆号,叫關注疫苗安全,裡邊發表了一個論調:免疫針危害健康——免疫針是人類曆史上最可怕的發明,傷天害理,殺傷力難以想象,有良知有綠色智慧的人,都應該竭力聲讨西醫界這種曠世暴行!裡邊還有很多文章,主要是呼籲家長不要帶孩子去打疫苗。這種論調合不合理,我們今天在這兒很負責任地告訴大家:一派胡言!因為疫苗仍然是當今人類對付病毒最有效的手段。

那它所謂的毒疫苗,到底存不存在呢?當然存在了,因為疫苗就是毒啊。它的作用原理,就是以毒攻毒。有些安全高手在對付計算機病毒的時候,會采用一種以毒攻毒的方法,如果計算機被病毒感染了,那他就寫一個病毒B,病毒的目的就是專門對付病毒A,讓它無法運行。疫苗的原理其實也差不多。我們前邊說了,感冒藥不能治感冒,而真正殺死感冒病毒的,是我們自己。人體内自帶一套精密的殺毒軟件,就是免疫系統。但它不是百分之百能發揮作用,有三種情況它容易懵逼:第一,這個病毒敢跟免疫系統正面硬剛,我目的就是滅掉你免疫系統,比如艾滋病,它的全名就叫獲得性免疫缺陷綜合征,Acquired Immune Deficiency Syndrome 簡稱AIDS;第二種情況,叫做天下武功唯快不破,一下子集中侵入人體,快速複制,免疫系統根本來不及反應,人就死了,比如前邊提到的西班牙大流感,有的人上一秒還跟你說話呢,下一秒倒地就死了;第三,這個病毒非常低調,隐藏得特别好,免疫系統沒識别出來,病毒就一直悄悄地複制,等到侵占了重要器官,比如大腦,免疫系統才發現它,但是為時已晚,比如狂犬病毒。但是,免疫系統有一個好處:它非常記仇,如果它以前曾經見過這種病毒,僥幸沒挂,下次再見到同一種病毒,就會迅速做出反應,不等病毒繁衍壯大,就直接幹掉。疫苗利用的就是免疫系統記仇的特點,把少量的或者低活性的病毒注入身體裡,讓它跟你的免疫系統先認識認識,以後真有同一種病毒打上門來,免疫系統心裡就有數了,輕松出招滅了它。

那我們人類是怎麼發現這個道理的呢?這得感謝一個英國醫生叫琴那,你看歐洲人被折騰怕了,自己就想辦法了。當時人類的頭号殺手,是天花。凡是感染上天花病毒的人,全身長滿水痘,幾乎就是必死,就算僥幸沒死的,也會留一身麻子,特别吓人。但是有一種人不會感染水痘,就是擠奶女工,她們會得牛痘,但也就是手上長兩個水泡,不緻命。這事兒被琴納發現以後,他幹了一件特别瘋狂的事兒,他把擠奶女工手上牛痘裡邊的膿液抽出來,然後注射到他親生兒子身體裡邊,這已經不是坑爹了,是坑兒子。幸運的是,打過這一針以後,他兒子真就對天花免疫了。

反正這件事的結果,就是人類利用牛痘病毒和天花病毒的相似性,開發了天花疫苗,到了1980 5月,天花病毒因為找不到宿主,就從地球上徹底消失了。

疫苗雖然就是用做的,但它不是原汁原味的毒,是經過處理的毒,要麼是用化學滅活劑讓病毒失去活性,失去繁殖能力,變成太監,不能繁殖,就不能對人體造成危害,這種叫滅活疫苗。要麼是利用它基因突變的能力,讓它不斷繁殖,從它的後代裡邊挑出毒性沒那麼強的毒株,做成疫苗,這叫減毒活疫苗;另外還有一種疫苗,值得我們在科技相對論裡好好說說,科技含量非常高,叫基因工程疫苗。它用的是DNA 重組技術,聽起來就高大上,直接把病毒和毒力相關的那部分基因删掉了,就像把一隻狼的爪子和牙都拔掉,它還是狼,但已經沒有殺傷力了。

最近有個疫苗一直非常火,我們中國終于準備引進的HPV 疫苗,它就屬于基因工程疫苗。這個疫苗厲害了,它可以預防一種癌症:宮頸癌。全球每年有20 多萬女性因為宮頸癌死亡,包括很多名人,你比如說梅豔芳。我知道現在看視頻的大多數都跟我一樣是男生,沒有那個器官,可能正在那兒偷着樂呢。但是你别高興得太早,HPV 病毒是男女都可以感染的,它全名叫人類乳頭瘤狀病毒,Human papillomavirus,你一聽就很邪惡。無論是男是女,隻要有啪啪啪經曆的,都有可能會感染HPV,而且它對男人女人都有害,但受傷害最大的還是女性,國内沒引進的時候,很多人都跑去香港接種。所以建議大家如果有條件的話,等HPV疫苗上市以後,帶自己的女朋友去接種。

那麼,疫苗有沒有可能出現問題呢?我們還是很負責任地告訴大家:也有。主要有兩種可能,第一種,是疫苗儲存條件不過關,很多疫苗必須低溫儲存,那如果溫度高了呢,疫苗是不是就有毒了?并沒有。它隻會失效,起不到本來的免疫作用,但一般不會變成毒藥,所以比爾蓋茨就投資了很多錢,發明了一種可以不用電就能低溫保存疫苗的低溫箱,這個東西在非洲太關鍵了,因為非洲熱也就算了,特麼主要是沒有電。

另一種可能,就是你的體質非常特殊,有排異反應,或者本來就有一些疾病,被注射疫苗以後産生的免疫反應給誘發出來,但是,這種可能性是非常非常小的,可能幾千萬人,上億人裡邊才有一個。按照概率來講,你有特殊體質的概率,遠遠小于你不注射疫苗,死于疾病的概率。

所以,對于疫苗,四個字:該打就打

社會防疫系統

好,我們剛才說的是人類對付病毒的第二種辦法,用疫苗激發人體自帶殺毒軟件的反應,達到以毒攻毒的效果。如果你把人類社會對應到計算機社會上,那這些研發疫苗的人,就是計算機社會中的安全專家。

 

但是,如果總是先有病毒,再有對應的殺毒軟件,那也還是太被動,畢竟它變異的速度那麼快。要想讓整個人類社會免受滅頂之災,必須把人類看成一個整體,建立整個人類社會的免疫系統。現在這個科技的進步還有了不少好的方法。甚至可以在一種病毒引發全球性流行病之前,發現它,并把它遏制住,甚至預測病毒的進化。

美國的國防部高級研究計劃局DARPA,又是它,就是我們之前屢次提到的黑科技研究所,它這回又搞了個大事兒,DARPA 宣布,它們正在研究一個叫預言Prophecy)的項目,要結合生物技術、人工智能和大數據,成功地預測任何病毒的自然進化。這個事兒現在聽起來還比較科幻,可能還要個幾十年。但我們現在也不是沒事兒可做,我們現在完全能做到的,就是利用越來越普及的移動設備以及互聯網和大數據,來建立一個全球性的流行病防控系統。谷歌内部有一個研究小組,他們通過抓取搜索中和流感相關的關鍵詞,研究這些搜索者所在的地域等信息,開發了一個預測流感趨勢的系統,據說比美國疾控中心提供的流感統計還準确。這樣當地的衛生機構就有時間去訂購合适的藥物,抑制它的進一步發展。哎,這些世界級的公司和機構,讓人肅然起敬,随便一個小組幹的事兒都特麼是改變世界的。

當然,我們光研究已知的流行病是不夠的,我們希望發現新的疫情線索。那有沒有辦法呢?有,辦法就在社交網絡上。通過監測社交網絡中出現的,關于疾病的關鍵詞,可以粗略地判斷流行病的趨勢。這事兒也很好理解,翻翻你的朋友圈,如果有誰生病了,不也會在裡邊吐槽嗎。如果同一個地區,吐槽自己生病的人特别多,那就有問題了。我想起來一個著名的傳染病研究者,叫内森沃爾夫,Global Viral 的創始人,他在一本書裡,提到過一個概念,叫疫情聚合圖。是一張包含很多關鍵信息的地圖,你可以看到可能感染微生物的人,他們所在的位置、關注的愛好,平時喜歡活動的地方、經常聯系的人,等等。而且上面的信息都是實時更新的。如果真有這麼一張圖,雖然對于隐私有一定傷害,但是對于預測流行病的意義是非常重大的。我們相信,通過現在的大數據技術,在不遠的未來,就可以做到這一點。

通過隔離監測、疫苗接種、建立全球性的疫情監測系統這三個手段,所以在病毒的圍攻之下,我還能跟大家在這吹牛逼。但是看了這麼多的資料,還是明顯的感覺到,我們作為一個優等物種的無力感。

宏觀看病毒:病毒的積極影響

雖然我們今天一直在說病毒有多可怕,人類要怎麼對抗病毒。但是,如果站在更宏觀的角度上來看,就像計算機病毒的出現,客觀上促進了整個安全行業的發展,讓計算機系統變得更安全。生物病毒對于人類社會在客觀上也起到了很多積極的作用,甚至可以說,人類的曆史,很多時候是深受病毒影響的,沒有病毒,就沒有今天的我們。

 

第一個例子有點仁者見仁的意思,但确實能說明病毒對人類文明發展的影響,四百多年前,不到六百個西班牙人,一夜之間征服了人數以百萬計的阿茲特克帝國,把西班牙文化強行帶到了廣闊的墨西哥大地上。

當時的西班牙人雖然有槍,但都非常原始,六百人跟幾百萬拼,用中國人的話說,一人吐口唾沫淹死你。那怎麼就赢了呢?跟西班牙人身上攜帶的天花病毒有關。西班牙人第一次進攻墨西哥城的時候,其實是失敗的,被人趕出去了,差點全軍覆沒。但到了那天晚上,戲劇性的一幕出現了,墨西哥城裡爆發了天花,墨西哥帶頭打仗的将軍,得天花病死了,它身邊的很多重要官員也被傳染,直接導緻墨西哥人失去了戰鬥力。這就是免疫系統的特性決定的,一個種族如果有過天花的病史,當天花再次到來的時候,就會具備一定的免疫能力,但是如果這整個種族都從來沒有人得過這種病,病毒帶來的打擊就會是毀滅性的。在這場戰役中,雖然天花病毒造成了一場悲劇,但客觀上,病毒的因素改變了戰争格局,長遠來說,它對于工業文明傳播到了墨西哥。

除此之外,病毒還能幫助人類進化。蜘蛛俠怎麼來的,被蜘蛛咬了一口,感染病毒,基因突變了嘛。這事兒聽着不靠譜,但也不是完全瞎扯的。事實上,人類的基因組裡邊就有很多上古病毒的遺迹,人體中有百分之五到百分之八的基因組都是病毒基因。病毒在感染細胞以後,會把自己的基因組轉換成DNA,然後嵌入宿主的基因組裡。這些病毒感染了我們的祖先,進入了他們的基因組,然後一輩一輩傳下來了。它們直接推動了人類細胞的進化,有些病毒基因甚至能幫助胎盤形成,要是沒有它們,可能我們人類也沒辦法生存到現在了。

總結

能緻病的微生物有很多,除了今天講的病毒,還有細菌、寄生蟲,科學家還發現了一種奇葩的朊病毒,既沒有DNA,也沒有RNA,就是一種蛋白質,人類免疫系統對它根本沒有任何反應,但它卻可以肆意破壞人類的腦組織,最終緻死,比如瘋牛病,就和它有關,科學界對于它基本上處于一種全線懵逼的狀态,因為它完全不能用現有的知識體系去解釋。所有的這一切,意味着一件可怕的事情:我們人類,對于這些跟我們生活在同一個地球上的微生物,所知甚少。所以咱們的牛也隻能吹到這為止了。

還有三點需要大家了解:

第一,平時說流感病毒幾,是指病毒的基因片段;

第二,疫苗是當今人類科技條件下對抗微生物疾病最好的方法,沒有之一,要是有人問你疫苗要不要打,你就告訴他四個字:該打就打

第三,防毒還得靠科技,在可見的未來,依靠互聯網和大數據建立社會防疫系統,對抗病毒更靠譜。

最後,對于這次的疫苗風波,小編還想說:恐懼,來源于未知和不确定性,用知識武裝自己,起碼能減少心中部分的恐懼。願我們和我們的下一代能生活在一個不僅有真疫苗能打,還有安全感的社會裡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東莞兆舜有機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【兆舜科技成立于201007月,是一家專門從事有機矽新材料生産、研發、銷售為一體的高新技術制造企業。

兆舜科技】擁有國内一流的産品制造體系和工藝品質管控體系,是國内具備獨特開發能力的有機矽新材料生産企業之一。公司成立以來一直積極開展與大專院校、研究機構的技術項目合作,先後取得了衆多發明和實用新型專利,保證了公司在技術和産品應用方面的持續創新能力

兆舜科技】是您有機矽行業應用領域專業的合作夥伴

文章評論
發表評論:(匿名發表無需登錄,已登錄用戶可直接發表。) 登錄狀态: 未登錄,點擊登錄

     地址:廣東省東莞市中堂鎮東泊村大新圍路大新路二街一号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聯系電話:0769-88416888

版權所有:兆舜科技(廣東)有限公司  caifu10812.cn    粵ICP備14039446-1号  © 2002- 2020All Rights Reserve